• 注册
  • 开发商入口
当前位置:首页>云动态>正文
分享到:
企业管理 - 相关资讯

重庆工商大学绩效管理方案风波 被称太儿戏

文章来源:中国青年报时间:2013/3/19 11:24:52发布者:ECP企业管理云平台关注:1100
“网络版方案”并非审议方案

  此次会议审议的绩效管理实施方案是此次风波的症结,网络上广泛流传的方案(下简称“网络版方案”)被指对一线教职工存有严重歧视,“缺乏对一线教职工的应有尊重”。

  据悉,该校绩效工资总体上分两大部分,一是基础绩效工资,一是奖励绩效工资。两者分别占全校绩效工资总量的约70%和30%。这也是目前绝大多数单位实行的方案。

  占据总量约七成的基础绩效工资部分,“网络版方案”中,正处级领导一年为97300元、副处为81000元、正科为63000元、副科为51600元。与此形成反差的是:正教授为4级64400元,副教授有三级,其中5级51400元、6级46400元、7级41400元,讲师也有三级,8级为35400元、9级为32400元、10级为29400元。

  如果该方案属实,那么,教授的固定工资收入将低于副处,副教授低于副科长。正因为该方案在很多人看来违背了起码的公平原则,所以,网络上几乎一边倒地批判该方案。

  记者通过多个渠道证实,“网络版方案”并非会议审议的方案,会上审议的方案是按系数确定的,3级教授为160、4级为140;副教授中,5级为120、6级为115、7级为110,讲师中,8级为90、9级为85、10级为80。管理岗位中,新提拔的正处133,工作3年后138;副处长中,新提拔的109、工作3年后114、工作7年后119;科长为89,副科为84。

  根据这一方案,教授的收入显然高于正处级,副教授高于副处级,更远高于科级。

  刘丙认为,该方案存在硬伤。“按照国家有关规定,专业技术岗位及工资标准和管理人员岗位工资标准相比,副高级5级应高于正处级5级,中级9级应高于科级7级,但是,学校的方案与此相悖。”他说,该方案依然有行政人员高于教学人员的倾向。

  他指出,教学人员要领取到全额基础绩效工资,前提是完成工作量和论文数量,在目前发表论文普遍存在“潜规则”的背景下,教学人员的实际收入会打折扣。

  此外,他说,学校的方案模糊不清,“比如,方案说,理论课教学工作量包括备课、授课、辅导、答疑、批改作业、考核等教学环节,以计划课堂教学学时为计算依据。根据该条款,批改作业到底是否折算成工作量,并不清楚,有关领导对此的解释也前后矛盾。”

  引人注意的是,校方似乎并不希望将方案公之于世,他们认为,这只是内部讨论的一份收入分配草案,没必要让整个社会进行讨论。

  “如果真的是‘三级教授不如一个后勤科长’,那简直就是个笑话。”华杰说,就是因为觉得“网络版方案”完全不符合事实,“纯属乌有,不值一驳”,所以,“清者自清”,校方未予以正面回应。

  华杰表示,学校绩效工资改革的基本思路是,兼顾专业技术人员、管理人员、工勤人员的利益,并适当向教学科研岗位倾斜,目前的方案草案正是按此原则草拟,并在不断地修改和完善过程之中,目前尚未有定论,绩效管理方案的确定和实施也并没有时间表,还将通过多种形式继续广泛征求教职工的意见和建议,将方案进一步完善后再依法、依规、有序推进。

风波早就埋下了伏笔

  刘丙表示,当天的风波由来已久,“早就埋下了伏笔”。他说,矛盾主要体现在行政人员的年终奖比教学人员高出很多,而且,行政人员有更多的出国机会,更重要的是,行政人员出国不需自付经费,而教学人员则需自费1/3的经费,等等。

  他说,“网络版方案”也是产生积怨的重要原因,这是学校的第一个版本的方案草案,该方案在正式推出之前,在学校中高层领导讨论交流时,有人将该方案的主体内容散布出来。

  该方案受到了广泛批评。学校发出紧急通知,邀请对该方案有意见的教师跟校领导当面沟通。2012年12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五下午,“沟通会”正式举行。会议上,校领导的半小时讲话引起教师不满,认为“既然是听取教师的意见,就应该由教师讲”。随后,多名教师措辞激烈地表达了对该方案的不满。很多老师表示,教授和处长的收入差距有3万多元,要想达到处长的收入水平,需要上几百节课,显失公平。

  针对教师们提出的问题,校领导表示“虚心接受,会考虑大家的意见”。

  随后,“网络版方案”被搁置,后来在“两会”上讨论的方案,是用“系数”定收入的新方案。

  2013年3月初的一个星期五,新方案被提交讨论,但是,教师被要求不得拍照、不得录像、不得复印、不得带走,只能看,看完后,方案将全部收回。

  此举加剧了教师的不信任感,但教师仍按要求进行了讨论,并汇集成书面材料交给了学院。

  “遗憾的是,大家提交的书面意见如石沉大海,没有任何回复,没有任何解释。”有教师告诉记者,更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,不但未接到任何反馈,反而接到“学校两会”将审议方案的消息。

  多名接受记者采访的教师表示,撇开绩效工资改革方案本身是否公正合理的问题不论,引发这次风波的关键在于,校方的改革方案完全是“自上而下”的,没有“自下而上”的流程,决策者未进行充分的调研,也未对教师提交的意见作出答复。“在拟定绩效管理系统上存在瑕疵。”他们说,“校方对方案遮遮掩掩也加剧了教师对决策者的不信任感。”

  而校方人士则表示,方案的修改已经体现了教师的部分意见。

改革要减少阻力,就需要将改革方案放到阳光下

  对于“系数版方案”是否合情合理,接受采访的教师有不同的认识,针对基础绩效工资部分,质疑主要表现为“不清晰”,“用系数确定了‘分子’,但学校会拿出多少钱来做‘分母’?没有制度化的确认,事实上,总盘子是相对确定的。学校的方案不能让教师清楚自己的大致收入,增加了焦虑感。”

  争议中,最集中的在于占总量约30%的奖励绩效工资。

  重庆工商大学教务处处长靳俊喜介绍,该校从2003年开始执行现行奖励办法,即教授一个学年应完成的的基础工作量为240学时,副教授为250学时,讲师为240学时。超过的工作量,按45元/学时计算。该方案迄今已执行10年。10年间,学校的学生总量由约两万人增长至目前的近3万人。在新的形势下,该校提交审议的新方案草案为:将基础工作量提高为320学时,超额工作量按60元/小时核算。该校还设置了一个过渡期,基础工作量为290学时/学年,超额工作量按50元/学时核算。

  靳俊喜介绍说,学校已经出现员工的超额工作量远远大于基本工作量的情形,“不符合管理规律”。他说,该校进行过核算,目前的工作量总量为61万学时,在理想的师生比状态下,每名教师的平均工作量为373学时,考虑到该校教师数量尚未达到理想师生比等因素,人均工作量实际上远远超过这个数值。“如果按320学时计算,平均超额工作量也接近总工作量的一半。”

  但反对者并不认同这一说法,最大的质疑是行政部门的人员的考核指标未上调,两相比较,并不公平。该说法得到了多名受访教师的认同。

  教师周丁认为,教师的专业不同,可以选择的学时数量千差万别,“有的教师工作再怎么积极,也难以完成320学时的工作量,怎么办?如果出现了教师为了完成基础工作量而‘抢课’的情况,怎么办?”

  有人声称,如果确有客观原因导致无法完成320学时,学校将不会进行处罚。可是,教师却很担心,因为这种“特赦条款”带有强烈的“人治”色彩,操作中很容易出现问题,“比如,谁应被界定为‘特赦对象’?”

  靳俊喜表示,需要指出的是,学校实行两级管理体制,绩效工资由学校划拨给学院,而非直接给个人,学院会根据自身情况进行调整,制定细则,解决微观层面的部分专业教师工作量偏少的问题。“凭良心说,学校制定的草案,心眼没长歪。”

  但很多教师认为,之所以提高基础工作量会引起这么多争议,一个重要原因是校方没有进行充分的信息沟通。“比如,提高教师的考核工作量,有没有政策依据?是否符合国家的相关规定?”张甲表示,学校应该公布提高工作量的政策依据,尤其是数据。

  他还认为,学校认为合情合理的工作量,应该将核实的依据进行公开,“尤其是应该把那些兼任行政职务的教师的工作量分割开来,单独核算专职教师。”

  很多接受采访的教师表示,本次改革方案引发如此大的争议,关键在于学校缺乏对基层教师意见的尊重。“该走的流程没有走。”他们说,“改革要减少阻力,就需要将改革方案放到阳光下,在达到基本共识后,再进行实质性推进。”

  “高校行政化问题已经是社会密切关注的问题,而本次改革方案,又必须将高校的行政管理人员和教学科研人员区别对待,因为两个系统不可能用同一标准对待,因此,改革必须慎重。”该校一位老教授表示,“但愿这个让高校教师不得不斯文扫地、丢下师道尊严,用唱国歌的方式维权的案例,能让政策制定者反思。”